宋志平:数字经济时代的商业创新

2020-08-12 16:35:19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 

大家好!首先,祝贺用友“2020商业创新大会”的顺利召开。在座有不少嘉宾来自上市公司,用友服务了上千家的上市公司,像我过去工作的中国配资公司、国药集团也都是用友的长期客户。以前我们参加会议时讲的大多是企业创新,而今天讲的是商业创新,是一个更大的概念。我认为主要基于以下三点:第一,商业创新是以数字化为基础的创新;第二,商业创新是一个系统的创新,企业创新往往是眼睛向内,而商业创新是眼睛向外;第三,商业创新包含了企业创新。今天我想和大家讲三段话,也是我的三点认识。


图片 2.png


数字创新对我们的意义

 

前不久,涂子沛先生新出了一本书《数商》,邀请我给书作序。最初我还觉得很奇怪,因为我所在的是配资公司行业,主业是做水泥,属于传统的行业,怎么能给一本研究数据、前卫的书作序呢?但他还是坚持希望我能给写序。在写序的过程中我想到,我们多年来讲得比较多的是情商、智商。情商是理解他人的能力,智商是辩证和思维的能力。那什么是数商?数商就是对数字学习、理解和应用的能力。今后,我还想再写一本书——《逆商》,就是应对困难、逆境的能力。现在,我们做企业还需要数商和逆商。数据为什么对我们很重要?我们在工业革命那一轮落后了,通过改革开放40年追赶了上来。过去10年,我国在数字消费应用领域走在世界的前列。面对下一个10年,我们希望在数字化产业方面依然走在前面。现在我们有5G这样一个大的引擎、一个先决条件,大数据、云计算、工业互联网、智能化、机器人等一系列数字化产业齐头并进,这对我们至关重要。

过去大家认为互联网是手段、数字化也是手段,但其实数字化不仅仅是手段,它已经改变了我们传统的思维方式,改变了所有的行业、所有的技术、所有的领域,我们必须看到这个深刻的改变。我是学高分子专业的,记得以前有位老师曾说过,“我们写了这么多的分子,结构这么复杂,难道说这些物质是这样的吗?其实这只是一种表达方式而已,我们现阶段表达它是用这样的方式。”由此,我想到了数据,数据是最新的表达方式,它可以表达化学、表达物理、表达所有的技术。这就是今天最深刻的表达方式,所以说,数据不只是一种简单的手段,而是深刻改变了我们的思维。过去我们常讲创意、创新、创业,在数字化时代,创意、创新、创业是以数据为基础连在一起的,没必要再去分了。

作为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的会长,我到过联想、海康威视、工业富联等企业,最近还去了雅戈尔、北汽新能源等,我看到这些企业都在进行数字化的变革,它们进行创新的最大特点就是数字化。中国的数字化创新产业走在了前沿,这又改变了企业发展的方式。比如,过去白色家电因为人工成本从日本迁到韩国、中国台湾和大陆。富士康现有8个熄灯工厂,过去1个车间需要368人,现在仅需要38人。如此看来,我们的工厂还需要因为人工成本迁移吗?这会改变我们对工厂布局和未来战略的思考。过去,企业是竞争关系,现在,企业间可以把产能互相利用起来,就像通过云平台把各自的空间互相应用起来。数据应用和新的商业创新,改变了企业的经营模式。数据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改变,下一步我们还要迎接新的变化。

我国抓住了这轮数字化的机遇,今天国外关于数字化的应用课程里,如果没有中国公司的案例是没法讲的,我正在读人大商学院院长毛基业的《社会企业家精神》。我很早就在企业推行ERP系统,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使用,也是最早使用用友软件的。ERP在企业里解决了如何正确地做事,如何规范、提高效率,解决了人、机、物、料之间精准的关系,解决了人工操作的误差。

管理是永恒的主题,但今天企业里最重要的不再是管理,而是经营,是面对市场、创新技术、商业模式的变化和不确定性,我们必须作出选择,这是今天的当务之急,或者说是主要矛盾。我给很多企业的“一把手”讲,要把管理下移,交给部下,要眼睛向外,要作出选择,因为这方面没有人能代替你。今天用友推出的BIP,是在过去正确做事的基础上,告诉大家做正确的事,它基于大数据对环境市场的分析,提出各种解决方案。从ERP到BIP,标志着我国企业主要矛盾的一种转化,今天发布BIP2.0非常有意义。


图片 1.png

 

资本市场和创新的关系

 

有些人认为,美国的创新好是因为制度。费尔普斯写了一本书《大繁荣》,他认为制度对创新并不是最重要的,价值观、文化对创新最重要。我认为除了制度和文化这两项之外,更重要的其实是资本的力量。说到爱迪生,大家都知道他是发明家,在他那个时代美国基金就很发达,可以说是“技术+资本”,是资本支持了创新。如果没有美国Nasdak市场就不可能产生Facebook和Google这样的公司,同样,中国的阿里、百度、腾讯也都是靠资本市场支持而做起来的。同时,这些企业快速成长的高市值也支持了资本市场的发展并为投资者创造了巨大财富。创新和资本市场是并驾齐驱,是高度相关的。

用友现在的市值是1500亿元,市盈率是150倍,资本市场投资者的期望值很高。我国科创板共有143家上市公司,募集的资金近2200亿元,市值是2.97万亿元。资本市场支持了创新。前不久,我去过京东方。过去,我国面对“缺芯少屏”的局面,现在屏的问题解决了,大家念念不忘的是芯片。试想如果我们的屏都从韩国、日本进口,今天会是什么样子?京东方、TCL通过创新,打破了屏的垄断,可以说我们现在掌握了屏的主动权,而且在这个领域领先,很多手机、台式电脑、IPAD的面板都是中国制造的,到今年年底市场占有的比例会进一步提升。京东方就是在资本市场支持下发展起来的。因为投资屏幕领域需要大量资金,甚至上百亿元的投入。项目所在地政府愿意支持,随着公司发展,政府在市场逐渐退出,资本市场进入,这个过程非常之巧妙,几方面的力量都综合利用起来。假设5年前我们有一家公司像京东方那样去做芯片,今天就不至于这么被动。

创新离不开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是支持创新的土壤,而创新也提高了上市公司的市值,给大家创造了财富。市值高的上市公司大多是有创新技术的公司。我主张“业绩+创新”,企业有业绩、有创新、有贡献、有未来,这是资本市场最欢迎的。现在来看,资本市场对芯片也给了巨大支持。中芯国际这次回归A股,募集资金500亿元,市值超过6000亿元。相信大多数人每天都会关注上证指数,我很关心资本市场,每天至少看三遍。因为资本市场好,政府部门、监管机构、上市公司、投资者都会很高兴,这是大家一致的愿望。想让资本市场好,就要靠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靠大家的努力。因为有好的公司,才能有好的市值,才能有好的资本市场。

 

要进行有质量的创新

 

20年前讲创新,大家都知道什么是创新,而现在讲得多了,大家对创新的理解反而不太清晰了。关于什么是创新,没有太多人能说得很清楚。盲目创新、浅尝辄止的人也不在少数,给企业造成大量的损失。因此我们提倡要进行有质量的创新。用友这么多年一路创新发展,步子迈得很稳,市值达到1500亿元,进行的就是有质量的创新,从来没有讲过离奇的故事,一直都在扎扎实实做事,基于科技、技术的进步去创新,值得大家学习。

在创新方面,企业要扎实做到四个结合。

一是自主创新和集成创新相结合,既要自主创新又要集成创新。我最近去北汽新能源进行调研,北汽新能源是做电动车的,它的实验室很大、也非常现代化。谈到汽车行业,我过去讲得比较多的是特斯拉,对北汽新能源汽车的了解比较少。北汽新能源有大型的国家级新能源汽车实验室,我看到走廊的两面墙上挂满了牌子,有华为、百度、滴滴打车等各类公司参与了这个国家实验室建设。今天无论做芯片也好,做电动车也好,我们都需要协同起来集成创新。

二是持续性创新和颠覆性创新相结合。像北汽蓝谷就是在汽车行业做的颠覆性创新。全世界汽车保有量是14亿辆,电动车保有量不超过2000万辆,每年是200万辆,中国占了100万辆,目前占市场大多数的还是汽油车。因此,我们在进行颠覆性创新的时候,也要做好持续性创新。

三是高科技和中科技、低科技、零科技创新相结合。事实上,零科技也有创新,大量的商业模式实际并没有太多科技可言,只是技术的应用与组合。高科技创新给社会的贡献率是25%,占1/4,其他3/4的贡献大多来自中科技、低科技、零科技创新。企业创新的时候,不仅要考虑高科技,更要考虑到企业领域的持续性创新,这也很重要。

四是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相结合。科技创新要做,商业模式创新也要做,现在中国的商业模式创新做得非常好,走在了世界前沿。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是互相结合的,没有科技的手段,商业模式创新也实现不了。记得马云从美国上市回来,有媒体邀请他给大家介绍经验。马云说,“直到今天来讲,我还不懂计算机,我的核心专长就是数据,我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数据的处理能力”。用数据进行大规模的商业模式创新,我们都应该把这些结合起来。

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我就分享以上三方面的内容,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作者简介:

宋志平是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的“双料会长”。在40年传奇企业历程中,他从技术员到央企掌门人,数次将身陷绝境的困难企业改造成全球领军者,先后推动8家央企重组,整合上千家民营企业,成功带出中国配资公司集团和国药集团两家世界500强。他常年致力于企业经营管理和国企改革创新,出版十多部专著,为业界贡献大量成功企业思想和经验,被誉为中国“企业思想家”。


责编:庞越峰 张子豫

校对:张健

监审:韩凤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