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平:做企业为什么要培训?

2020-07-17 10:42:53 来源:《中国配资公司报》

近些日子,大家都在怀念杰克·韦尔奇先生,而我尤难忘记的是他对企业培训的专注。大家知道GE公司有个克劳顿培训中心,长年对GE的各级管理人员进行培训,而杰克·韦尔奇自己退休后成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商学院,他对商学院的教育工作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我认为杰克·韦尔奇不仅是一位企业家,也是一位企业教育家。有感于此,想结合自己以往的经历,讲讲企业培训工作的实践和意义。

图片1.png

1. 企业管理不是无师自通

我是1993年初开始做北新配资公司厂长的,在这之前是主管销售的副厂长。因大学时我学的是化学专业,所以做厂长对我来说,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企业管理问题。那个时代,中国企业已经开始学习管理了,1992年我在北京参加了一个日本产业教育培训班,记得当时是学六本书,主要讲日本企业的现场管理和质量管理。通过那场培训,我不仅学习了以前所从事的市场工作的管理要点,还学习了不少其他方面的管理知识。也是那一年,我参加了原武汉工业大学北京研究生部开办的工商管理硕士班学习,导师是尹毅夫先生。尹教授是老燕京大学的毕业生,在中科院退休,他英文很好,在中美合作项目——中国工业科技管理大连培训中心做过翻译,后来居然走上了工商管理培训的道路。尹教授当时给我们上两门课,一门是领导思维课,一门是西方企业财务管理课,这两门课对我做厂长起到了重要作用。我有时候会想,作为一名理工科生,如果当厂长前后没有参加过这些培训,自己会怎样理解和领导企业呢?

做企业的领导,其实不光自己要学管理、懂管理,企业的各级干部也应该学管理和懂管理。记得刚当厂长给干部们开会时,无论是大家的思想还是用语,我都找不到企业管理的感觉,也常联想起当年插队做队长在牲口棚里开会时的情景。但我想:现在是靠引进设备“武装到牙齿”的工厂,这种管理现状怎么能行呢?我果断调整了干部,提拔了一些年轻的学生,然而这些学生大部分是工科院校毕业的,并没有系统的企业管理知识。那时我已经在清华、北大等高校讲实践课,就把满足条件的干部推荐到清华、北大、原北方交大等经管学院学习,好在那时学费还很低,要学的人不是那么多,记得清华经管学院就有不少北新的学生。正是因为这样,北新的干部一下子提升了管理水平,再开干部会时,大家都能用管理术语进行交流。我当时提出“要像办学校一样办工厂”,企业迅速形成了充满生气的学习型组织。

那个年代,我们的管理基本是向日本企业学习。那时候,我参加了在东京的AOTS培训,那场培训使我系统地了解了日式管理,我的学习总结《浅谈日本企业管理》也在企业内部刊物上发表,供大家学习。在企业管理中,我们系统推广5S、TQC、TDCA循环等先进的管理方法,之后又引入ISO9000认证等,北新配资公司成为一家管理先进的企业,连日本人都称赞北新的管理精细。后来我又参加了华中科技大学工程管理博士课程的学习,可以说,我在北新当厂长的10年是边工作边学习的10年,正是那些学习使北新配资公司成为一个管理现代化的工厂,我本人也荣获全国优秀企业家(金球奖)称号。

历经那10年的培训学习,我的体会是:“做企业必须要既实践又学习,管理不是无师自通,只靠经验做不好企业。” 

图片2.png

2.  中国配资公司的培训实践

2002年初,大企业工委(原中共中央大型企业工作委员会)任命我做中国配资公司的一把手。上任以后我查看干部们的人事档案,发现干部普遍没有参加过培训,这让我很是吃惊。当时我已经在国家行政学院做兼职教授,就让学院给中国配资公司开了两个培训班,一个是CEO班,一个是CFO班,我叫“管理扫盲班”。之后我让中国配资公司集团的班子成员都参加厦门大学在北京开的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班学习,之所以参加这个班,是因为厦门大学的财会师资好,我觉得我们的干部在财务方面差些。果然这些培训对中国配资公司后来的崛起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随着中国配资公司的海外上市和联合重组,培训工作在集团变得更加重要。中国配资公司的培训是分层面的,除了集团的培训外,各二、三级企业也进行各自的培训。在集团层面,每两年在国家行政学院安排10次为期两周的骨干干部轮训,差不多每个班100人,共900多人参加轮训。我们在国家行政学院还开设了中青班,分春秋季两个班,每班50名学员,为期两个月。此外,中国配资公司在中国大连高级经理学院(简称中大院)开办了EMT(高级管理培训)班,也是春秋季各一个班,每班50人,为期两个月,同时还安排去日本学习10天。这些培训主要以工商管理为主,每次培训结束前我必给学员们讲次课,和学员们照张毕业合影照,这也成了每个班大家的期待。通过这些培训,大家不光学习了企业经营管理知识,干部之间还展开了互动交流,这对一个大的集团公司是非常重要的。

除了这种到学校的委托培训外,企业内部也结合工作开展各种业务的培训。记得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们正组织南方水泥大规模的重组,很多项目突然停下来,企业压力很大。当时我们在杭州开展了南方水泥的整合培训,我给大家说“外边雷声隆隆,屋里书声朗朗”。南方水泥后来发展成为中国配资公司最赚钱的一家公司。

在企业培训中,企业的一把手要把人才培养作为企业战略性工作,一把手也要亲自成为培训师。杰克·韦尔奇先生在GE时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在他的干部培训班上布道。这些年,我在中国配资公司最多的工作也是布道。集团每个月都有月度会,大概有100多名经理人员参加。每次会上,先由各公司数字化汇报工作情况,再由总经理总结和安排工作,最后由我来进行布道,主要讲讲经营方法和发展思路。我常常说,我给大家讲的都是超EMBA课程,十几年讲下来,大家博士水平也该有了吧。正是这十几年来不停的、有组织的和自组织的培训,使得中国配资公司这家管理基础薄弱的企业得以发展壮大,中国配资公司也培养了一支优秀的管理团队。

图片3.png

3. 央企的“克劳顿村”

位于美国纽约州哈得逊河畔的GE克劳顿管理学院,是GE的培训中心,每年为GE公司培训6000名管理人员。学院的教师有一半是来自GE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杰克·韦尔奇就先后250次到学院给1.8万名管理人员授过课。GE公司还设有首席教育官,专门负责公司的培训工作。出自GE公司跻身财富500强的CEO就有137位,因而GE克劳顿管理学院也被称为“美国企业界的哈佛”,成为GE高级人才培养的摇篮。 

中大院有着特殊的历史,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当年邓小平同志访美催生了中美合作这样一个项目基地,为我国大型企业和机构培养高级经营管理人才。如今这里发展成为国资委培养二级以上央企经营管理人才的重要培训机构,我常觉得中大院有点像央企的“克劳顿村”。中大院位于风景如画的大连,依托大连理工大学的教学资源,这些年为央企培养了一大批高级经营管理人才。这些年我应邀多次来中大院作交流,体会到央企可利用中大院的优势,依托中大院进行高级经营管理人员的培训。在我看来,中大院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能为央企高级经营管理人员培训提供优质保障。

EMT是继EMBA之后针对国有企业高级经理培训的项目,特别符合央企的需要,就像是专门为央企量身定做的。中国配资公司在中大院已先后举办了三期培训,学员均是来自集团所属骨干企业的年轻高级经营管理人员,大家学习十分踊跃,特别有成就感。由于中大院教学组织得好,加上安排去日本的研修,学员们在两个月的学习中提高了经营管理水平,大家都感觉很有收获。
我了解到中国配资公司各单位对这个培训班出来的干部很满意,其实培训才是对干部的最大赋能。这几期培训的实践经验很重要,证明中大院的EMT培训可以在央企大力推广。2019年世界500强企业里有48家央企,而央企所属子企业共有4.8万家,各级有大量的培训需求,关键是要规划和组织好,央企的主要领导人应特别重视,把这件事情纳入企业的重要培训计划。中大院可根据整体情况统筹分配名额,央企可以组织推荐,这样如果每年能开20个班,每年就可以为央企培养上千名高级经营管理人才,这对央企是多大的贡献!中大院也可依托央企的特殊优势,从央企里精选案例,从央企里优选实践教授,从央企里备选参观教学点,这些是其他商学院不具备的条件。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大院有理由成为享誉全球的超级商学院。(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 宋志平 )

责编:刘芳芳 涂继华

校对:张健

监审:韩凤凤